• 经济发展网广告位置1
  • 经济发展网广告位置2
  • 经济发展网广告位置2
  • 经济发展网广告位置3
  • 经济发展网广告位置3
政风行风热线 我要爆料 交通违章权威查询
湖南男子遭法官暴打,反被控扰乱法庭秩序罪判刑 ​
发布时间:2020-01-22 15:06来源:网络

  近日,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相同的事实和理由,书面裁定维持长沙市岳麓区法院一审判决,胡杨聚众哄闹、冲击法庭,殴打司法人员,情节严重,构成扰乱法庭秩序罪,判处拘役142天。判决实报实销胡杨已被关押的142天。

  胡杨及亲属非常气愤,认为一、二审法院故意歪曲案件事实真相,认定虚假证据,徇私枉法判决,表示要继续控告、申诉。

  事情还得从四年前胡杨代理其弟弟一件离婚案件说起。

  法院无管辖权,违法受理案件

  2015年7月23日,湖南益阳籍女子谢蓝反悔前一年与胡杨弟弟签订的离婚协议,提供她自己在长沙市雨花区的房屋《入住证明》和房产证复印件,委托湖南纲维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志江向长沙市雨花区法院起诉离婚。

  法律规定民事离婚案件实行原告就被告原则,人民法院发现受理的案件不属于本院管辖的,应当移送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

  胡杨弟弟不居住在长沙市雨花区,长沙市雨花区法院明显没有谢蓝起诉胡杨弟弟离婚案件的管辖权,但违法受理了该案件。

  在胡杨及亲属不断控告期间,长沙市雨花区法院为补充证明当时该院有离婚案件管辖权,有关司法人员违法犯罪将谢蓝的《入住证明》调换成虚假的胡杨弟弟的《入住证明》。

  2016年3月11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长沙市雨花区法院没有管辖权,将谢蓝起诉离婚案件移送到胡杨弟弟居住地法院管辖。谢蓝马上撤诉了。

  刑事案件审理中,胡杨及辩护人徐昕律师强烈要求依法鉴定民、刑事案件中被调换的胡杨弟弟《入住证明》的真假,但一直未被准许。

  刑事一、二审法院判决、裁定对长沙市雨花区法院没有谢蓝起诉胡杨弟弟离婚案件管辖权,司法人员调换谢蓝《入住证明》一事只字不提。

  争案件管辖权,法官开假证据

  按正常分案,当年谢蓝起诉胡杨弟弟离婚案件长沙市雨花区法院应该分配在民三庭办理,但却被办关系案违规分案在少年庭。

  长沙市雨花区法院刑事案件中出具说明是涉及未成年人抚养,分案在少年庭。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规定,2016年6月1日长沙市雨花区法院都不是湖南省4家少年庭可以办理离婚案件的试点法院。

  法律规定人民法院应当在立案之日起五日内将起诉状副本发送被告,被告应当在收到之日起十五日内提出答辩状。

  2015年9月2日,被告胡杨弟弟才收到苏辉邮寄的起诉状副本和两份他在长沙市雨花区公安分局办理了居住证和经常居住地在雨花区的虚假证明。

  胡杨弟弟立即打电话询问法官苏辉和两份虚假证明上署名的长沙市雨花区公安分局黎托派出所副所长杜先敏、民警张朝晖两份管辖权虚假证据是怎么回事?

  苏辉结结巴巴说,是他去去法院,去派出所那边调的。派出所打印不出来,他就叫他们写了一份。

  杜先敏说,是法官带谢蓝和律师来找他开的。他收回了虚假证明原件。法官要他再开,他不肯开了,并告诫法官要搞清楚开,谨慎开。

  张朝晖也说,是法官带谢蓝和律师来开的,胡杨弟弟没有办理居住证。

  这些法院、法官违法行为,胡杨及辩护人徐昕律师在刑事一、二审中反复控告,法院置之不理。

  相反公诉机关和一、二审法院包庇苏辉,说苏辉是带谢蓝和刘志江去黎托派出所开虚假证据,是核实证据。

  胡杨及辩护人徐昕律师说,这完全是说的假话。当时起诉状副本都没有送达胡杨弟弟,启动对胡杨弟弟的诉讼程序,苏辉违法带当事人去核实什么?法律规定,核实必须有核实笔录,由核实人、被核实人签名,核实笔录在哪里?

  违法庭前质证,惨遭法官暴打

  2015年9月8日,胡杨弟弟提出离婚案件管辖权异议。有人就此在湖南红网百姓呼声发了一个法官、警察串通伪造证据的帖子。

  9月17日,雨花区法院在没有依法裁定离婚案件管辖权,该院有21个有同步录音录像的法庭,13个空着的情况下,传票传唤胡杨弟弟参加法律没有规定的违法庭前质证。

  胡杨亲属现在根据种种非正常情况,质疑当年长沙市雨花区法院是被网上发帖举报,在没有监控的健身房违法庭前质证设的一个局构陷他们。

  当日,胡杨弟弟因为生病,委托胡杨及妻子去参加违法的庭前质证,妹妹一同前往参加旁听,后来竟成了法庭认定的三人聚众哄闹法庭。

  当天,健身房没有审判员、书记员、当事人牌子,苏辉没有着法袍,佩戴国徽,在低头拨弄手机。胡杨认为是苏辉与刘志江串通,在互相发信息。

  刚进健身房门,苏辉就发脾气,故意刁难,反复说被告本人没来,

  庭前质证搞不成,不搞了。被告委托代理人胡杨亲属关系证明必须盖派出所的公章。书记员在苏辉反复说被告本人没来,庭前质证搞不成,不搞了,就离开了健身房。

  胡杨见苏辉反复说不搞了,要求苏辉退回交给他的亲属关系证明、身份证、户口本等材料。但苏辉不退,双方发生争执,苏辉拿桌上塑料牌子砸打胡杨,并拳打脚踢。

  胡杨逃出健身房,在四楼走廊打了赤膊,指控苏辉还没开庭就把他打成这样,胡杨妻子哭着要求作法医鉴定,苏辉只是推卸责任说你先打的啦,并要胡杨穿上衣服。

  在胡杨等人去找法院领导反映,却反被当年长沙市雨花区法院主管立案、少年庭、刑庭的副院长彭智勇将胡杨三人以打法官,撕毁证据材料,将他们控制。

  胡杨亲属3次打110报警,派出所来了两次,长沙市雨花区法院要自己处理。

  在破坏现场、伪造、调换、隐匿、毁灭证据六个多小时后,长沙市雨花区法院将胡杨三人移交给长沙市雨花区公安分局圭塘派出所。

  挨打受害一方,反被追究刑责

  圭塘派出所不依法主动回避案件的侦查,正式民警不敢作假案,由辅警采用殴打、冻、饿、不许上厕所、不许吃饭,威胁、引诱、欺骗等刑讯逼供手段非法获取虚假口供,逼问谁在网上发的帖子。

  家属及律师多次要求圭塘派出所给胡杨作法医鉴定,但派出所一直不作。讯问胡杨三人笔录有的民警签名时故意写错名字,未参加讯问的民警虚假签名。

  主要办案民警不依法勘察现场,收集、固定证据,提取苏辉、胡杨指纹、脚印、DNA进行对比,查明案件真相,而是继续徇私枉法进一步调换、隐匿、伪造、毁灭证据,作假案,将胡杨及妻子两人关押142天后取保候审。

  该案后由长沙市检察院商请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长沙市岳麓区法院审理。

  案件审理期间,胡杨妻子因为此案影响患三级高危高血压、抑郁症、甲状腺癌症等严重疾病。妹妹患严重抑郁症,胡杨自己患严重高血压,最高人民法院两次延期审理该案。

  在胡杨妻子病情还加重了的情况下,2019年7月23日,长沙市岳麓区法院强行恢复案件审理。7月29日至8月1日,在长沙市岳麓区法院对此案再次召开庭前会议后紧接着开庭。

  公诉机关和法庭认定胡杨构成扰乱法庭秩序罪主要证据是刘志江陈述用手机录了一段现场录音,苏辉、刘志江、谢蓝证言,胡杨及妻子在看守所的第6份笔录,排除了胡杨及妻子第1至5份笔录。

  胡杨及辩护人徐昕律师辩护,苏辉不到有监控的法庭,到没有监控的健身房违法庭前质证,本身就很蹊跷。

  健身房没有监控,长沙市雨花区法院出具说明,健身房四楼走廊监控也坏了。多名法警赶到现场处置十多分钟,执法记录仪没有记录,但没有提供证据证明,这无法让人信服。

  法律规定法庭未经许可,不得录音录像。刘志江违法录音,即使真实,也不能作证据使用。

  刘志江手机中有8分钟、8分25秒两段时间不同,内容基本相同的录音,刘志江说是手机开的飞行模式,中途接了一个电话录的,而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刘志江出庭作证无法解释清楚为什么手机中有两段录音,为什么当时录音不录视频。

  刘志江手机违法录音未经鉴定是否手机原始录音,录音未经剪辑修改。

  第一次鉴定刘志江手机录音,刘志江和圭塘派出所对录音提起时间弄虚作假。第二次鉴定录音提取光盘,鉴定机构没有电子数据鉴定资质。

  录音中,胡杨三人指控苏辉还没开庭,就把胡杨打成这样,胡杨妻子哭着要求作法医鉴定。苏辉没有反驳,只是推卸责任,要胡杨穿上衣服,回答你先打的啦。谢蓝说,这是苏辉先,马上改口,这是你先动手。胡杨说,我动手你放屁,结合胡杨现场伤情照片,胡杨发给弟弟的救助信息,找领导反映,从进健身房没有脱离过长沙市雨花区法院的视线,是完全可以认定苏辉殴打了胡杨的。否则,胡杨身上八处皮开肉绽的伤何处来?雨花区法院要自证清白。

  倒是不能凭录音中胡杨在苏辉百般刁难的情况下,骂了一句我打死你,后面还有很大一段对话,以及利害关系人苏辉、谢蓝、刘志江三人互相矛盾、虚假的证言,胡杨及妻子在看守所没有依法同步录音录像的第6份被威胁、欺骗,指控了苏辉殴打胡杨的非法口供笔录认定胡杨打了苏辉。

  胡杨三人没有扰乱法庭秩序罪的故意,当时双方是一种争执,不是哄闹。违法庭前质证尚未开始,不构成合法的法庭纪律,胡杨三人根本不构成犯罪,倒是苏辉等司法人员涉嫌犯罪。

  • 财经
  • 旅游
  • 教育
  • 科技
好运连连
阅读排行